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世俗评说 - 正文*

人类命运共同体——联合国

凤凰涅槃 2016-8-10

人类的成长史是蘸着同类的鲜血书写的,人类内部的杀戮从来未曾消停。因为调解和仲裁组织的严重缺失,以及基本道义和各方共识未能真正形成有效的约束机制,千百年来,人类间你攻我掠,同室操戈,掀起一阵骤过一阵的血雨腥风,屈鬼冤魂遮天蔽日,森森白骨漫山遍野。撂倒的手里攥着刀,站着的依然不敢把刀放下。贪婪与猜忌厮杀,傲慢与嫉妒肉搏,人祸酝酿着天灾,天灾催化了人祸。对纯粹生命的不信任和漠视,演绎成纯粹的刀光血影。

时间来到了公元一九四五,还不算太蠢笨的人类终于手握在了一起,成立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具有广泛共识的、愿意共同遵循的组织——联合国。《联合国宪章》恢复了人类原本生而拥之却此时才享有的“平等、自由、正义、和平”之权利与尊严。《联合国宪章》赋予联合国组织"维护、坚持、监督、讨论、审查、执行宪章的权利","并有权提倡国际法之逐渐发展与编纂"。人类的智慧终于找到挽救自己的办法,人间的杀气消弭了许多,战争的硝烟隐没了不少。联合国的建立,基本结束了随心所欲、各自为政、道义泯灭、横冲直撞式的混乱失控局面,是人类发展史上极具里程碑意义的大事件,开启了人类命运的新纪元。

然而,时至今日,人类真的可以高枕无忧了吗?自《联合国宪章》的签订与公告后的七十年间,倾国之力的局部战争已不下十场,战争的后遗症依然漫延,国际的安全秩序依旧漏洞百出,满目疮痍俯首可见,恐慌情绪已飘荡到非战区的天空盘旋弥漫。这一切表明,目前之联合国的作用真得局限,人类命运依然面临诸多险恶挑战。联合国亟需改革,人类自救的智慧亟需完善。

大凡灾祸,提前预防总比现场施救更有效、更省力。罂粟的萌芽一旦破土而出,娇艳的花朵诱人迷离;瘟疫的温床如若置若罔闻,传播的速度风驰电掣;鬼魅的坟穴倘若龟裂,幽灵便会伺机而出借尸还魂。加贺舰的返世,731番号的现眼,旭日旗的招摇,钓鱼岛的“国窃”,慰安妇的矢口翻供,教科书的美化篡改,靖国神社里的顶礼膜拜,歇斯底里的军国梦呓......曾经带给人类锥痛记忆的、昔日魔鬼的全副装备已经重现江湖,看来让伏地魔金盆洗手是善良辈的愚昧无知。试问熟视无睹的联合国,如此“胡汉三回来了”的叫板情势,“前瞻性研究”何在?“调整或解决”何期?相较针对法西斯图腾得斩草除根,是否要对军国主义网开一面、放虎归山?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是时候赋予联合国更大的权限了。被一小撮却强大的势力绑架的傀儡,纵然螳臂当车终究无力回天,但依然能够真切看清倒行逆施的潜流汹涌。

人类的健忘总是让历史的画面能够反复巡演。斯宾诺沙叮嘱:如果你希望现在与过去不同 ,请研究过去。让·罗斯唐告诫:最可怕的是看见你过去憎恶的一切,披着未来的外衣又回到你面前。健忘如果与指鹿为马的谎言媾合,即将临盆的是睚眦必报的穷凶极虐。只有总结铭记历史教训,才能警醒未来不再犯错。还历史一个真相(譬如南京大屠杀),偿正义一个尊严(譬如钓鱼岛的归属)。以史为镜,可知兴替。和平来之不易,“提倡国际法之逐渐发展与编纂”,完善国际安全秩序,传播正义文化,推行正义教育,还原历史真相,刻不容缓。

相较于该作为的不作为,海牙国际法庭受理的阿基诺单方南海仲裁一案,适用法理不能自圆其说,越疽代苞,一派胡乱作为。非是法官不察不智,实乃掣肘于霸道胁迫,烫手山芋甩不掉而已。皇皇联合国机构,竟腐朽至此,孱弱至此,甘为鹰犬至此,威仪当真扫地,信誉当真狼藉。再不及时整肃,海牙蜕变犬牙,贻笑大方,殃及纽约总部圣聪了。

联合国——顾名思义,万国之首。受众生拥戴,当为众生计。它应该当仁不让地承担起谋划人类命运共同体路线图的历史使命。成员国的血汗供奉和充分信赖,足以唤醒昏昏欲睡者的道义担当,因为相信他们的良知尚在。倘若橄榄枝不能遍插地球,联合国存在的意义,令人怀疑,值得商榷。人类新纪元如果因此夭折,纵然手中握刀,谁能保证下一个撂倒的,不会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