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世俗评说 - 正文*

世俗

wg懒猫画画 2017-3-17

上网搜世俗,发现它指的世间某些不变的习气且不算高雅!但是现今世界变化太快,今天流行裙子到膝盖,明天可能就是到屁股下三分一,未来我就不好猜了,如果到屁股一半或是屁股上三分一,那怎么掩护屁眼?真的太挑战自己的经历了,但你敢说这不可能吗?还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古惑仔和喇叭裤最流行,我就有过一条喇叭裤和无数古惑仔的梦,现在说这些自己都觉得太高雅。今的辣妹帅哥,那用来拉屎的臭屁屁也可以给无数的特写,无数头版,还投个可以买几栋楼的保险,所以天天和它一起的的大便、马桶和椅子真是万里挑一的幸运!那现在的小孩的世俗世界是什么样?将来什么样?大人懂的个屁,至少我小时候爸妈就没有准确的定位过一次,在我刚开始意淫未来的时候,他们可能已经散失了那种荷尔蒙。

当然即便没那样的绝世屁股,我也是个安分知足的人。虽然常感叹现在上网秀一秀就可能一天胜我一月甚至一年的纯收入,这年轻一代的机会真的就是一个爽,但是我20岁的时候机会也比我父母那一辈的丰富的多了去了。我那遥远的20几岁的世界里,上网不是一件随手可得的事,所以没人重视,现今绝对可以比吃饭拉屎重要,这也是翻天地覆的变化,也因此出来些世俗的流言蜚语如低头族之类。我年轻的时候热点大多是时事类,什么国家领导指示、爱国教育、国内改革、国际大事,现在这些估计只有在小学、中学和大学用来收拾孩子,还有机关单位里面用来学习开会。现在上网那带“热”字的几乎都是八卦,这是不是说明我国百姓的日子完全摆脱了物质的束缚开始快速奔向精神的领域,赶美超欧甩小日本了。要说我老爸20几岁的世界,那还真得他自己来说,我难以想象,现在年轻人更难以想象,就像他20几岁的时候不可能想到我20几岁的时候的世界更不可能想象到现今我那20几岁的表弟的世界。历史好像就是证明没有什么不能变的,除了还要用嘴吃饭,用手脚运动,用耳朵来听,用两腿中间的东西来维持性福。过去我们得意却被长辈和社会臭骂的恶习如毛片,现今我表弟得意却被我们和社会臭骂的恶习如低心智,都成过去和现在年轻人渴望的流行了。所以世俗是什么?用个名字解释就能把它关在黑暗的地域,让人类望而生畏。

我也就不坚持了,放开一点,至少主观上梦想自己不会被排挤到某个特定的时空里出不来,像我老爸那一群从艰苦岁月里过来的无神论者,现在要么在家里用抗日神剧或文革剧找回忆,要么用手搓麻将防痴呆,顺便来一口茶。当然他也是有“进步”的,前些日子说:“谁知道死后会是什么样?”最近观点是:“可能有地狱和天堂。”但是这个宇宙目前就是把他们放在了这么小的一个时空里了!而且还给配了个黑洞,能吸住人灵魂的黑洞。而我的时空有多大?和他差不多啦!就是内容不一样,我不看电视,那里现在没有我的回忆,或者说40岁左右的年龄可能基本被国内电视剧行业放在无商业价值的纸篓里,所以在中国将迈进老龄化社会之前,我老爸这代已经开始享受商业的宠爱了,至于我们,还要再等个一二十年。自立根生,我就抱着好莱坞大片的大腿,有时候也会牵着小时候看过的小日本动漫的小手。看点小说,不是宫斗和穿越,那些还是留给还能意淫的年轻人吧,我最喜欢看些内容空洞但语言犀利的。每天发半小时上网扫下新闻和八卦,自我安慰还活在这个时代且未被排挤出年轻人的队伍。最让我开心的是可以学那么一点点佛,这证明自己还有点“上进心”。喝茶叶慢慢从和人聊着喝过度到喜欢一个人慢慢品,我老爸现在基本就是自己一个人在家喝茶,然后出去找人聊天,所以我好像明显正在向老年过度。算了,反正我也放得下,最终大家走的路都一样,才不去怜惜我的失去的青春。我老爸讨厌过的世俗被我逐个玩过,我羡慕和讨厌的世俗又被当下年轻人逐个睡着,他们醒了就会把它们抛弃了,我呢?正在试图把所谓几代人的世俗甚至是古今的世俗的都磨成粉当娱乐养分,搁在我早餐、午餐和晚餐里,度过我的中年,别想逾越,屁股后面跟着一个黑洞。无需预见,将来也会把现在的这些年轻人塞进一个狭小的时空里,然后配个黑洞,越来越没人在乎他们享受着自己的世俗。

在世俗的变化中祝大家越活越开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