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思想钩沉 - 正文*

理想住房

闫振田 2017-5-15

理想住房

在前年第20期《读者》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我心目中理想的房子》,作者冯唐在这篇文章中讲了理想房子的十个要素,对照这十个要素,我的住房基本上全俱备了。

文中说,房间面积不需太大,但要有一个卧室、一个客厅、一个厨房,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宽敞的书房。书房被 几十年收藏的上千本书占满,让我有“坐拥书城”之感。 在这座书城里,既有孙犁、汪曾祺、鲁迅等这些文学前辈的名著让我百读不厌,又有刘庆邦、陈忠实、迟子建等文学名家的作品给我以丰富的文学营养。我的住房面南朝阳,即使在严寒的冬季,也有阳光照进来,房间里暖洋洋的,屋里屋外两重天。

文中还说,理想的房子,“要有大点儿的院子。有树,最好是果树或者开花的树。”我的院子虽不大,但有一棵樱桃树,夏日里,樱桃树浓阴覆盖,挡住了烈日的炙烤;一棵金银花,爬满了院墙,绿满窗前;还有一棵宁夏枸杞,茁壮生长,顺着墙壁爬上了房檐,垂下一根根枝条,枊丝一般 。樱桃被人们称为“鲜果第一枝”,每年春天,当柳树的叶子还没长出来的时候,樱桃花骨朵就含苞待放。5月初,晶莹剔透红宝石般的樱桃一都噜一都噜地挂满枝头,伸手可摘;秋天,一串串红玛瑙般的枸杞子挂满房檐,垂落下来;一年四季,金银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满院飘散着浓郁的金银花香。

文中又说,“附近要有大学,最好走路能到。有大学,就有教授,要张课程表,去蹭大课听。”这话讲到我心坎上了。阜阳师范学院与我的住房仅有一路之隔,穿过马路就能走进阜阳师范学院的大门。没上过大学是我一生的憾事,所以退休后,我就想听听教授的讲课。听说阜阳师院中文系教授黄裳裳的课讲得好,我打听到她讲课的时间,听了一堂又一堂;生理学专家徐崇立的课讲得好,我听一遍没听过瘾,第二年我又去听了第二遍。听他们讲课,不仅得到了知识,而且得到了享受。懂得了什么叫讲课艺术,什么叫知识渊博。

“附近要有朋友,最好有很多朋友。”这一“要素”我也拥有。一位老战友来看我,问我转业后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我说:交了很多朋友。也许与我工作性质有关,当了几十年编辑,结交了不少文友,既有比我年长的,也有比我年轻的。经常在一起聚聚,谈读书,话写作,尝尝龙井,品品瓜片,老伴做几个拿手菜,几杯热酒下肚,谈得兴高采烈,让我想起曹操的诗句:“人生几何,对酒当歌。”又让我想起古人的名言:“得好友来如对月,有奇书读胜观花。”面对挚友,如一轮明月照心头,满心的喜悦,将退休后的寂寞和孤独一扫而空。

“要有好天气。不要太干燥,不要太湿,冬天不要太长,夏天早晚不要太热。”有比较才能有鉴别。我曾在广西防城港市住过,也曾在华北沙漠地区待过。我深深感受到,咱们阜阳才是宜居环境。既不太干燥,又不太潮湿。四季分明,冬天不太长,夏天热的时间也不过久。这里较少见到雾霾天气和沙尘暴,和北方一些大城市比起来,咱这里雾霾轻多了。我有时想,咱阜阳的人口密度为什么这么大,大概这里太适宜人的生存繁衍了。

除了以上讲到的几点外,冯唐还提出,理想的房子附近要有公园,要有足够的生活设施,所在城市要有历史,一个小时车程之内要有机场等,随着阜阳城市文明建设,这些要素大都俱备了,有的正在逐步增加和完善。

人们常说知足常乐,我对自己的住房条件很知足,我对现实生活很知足,我对阜阳这块土地充满了感情。儿子对我说:“等我有钱了,也在海南岛买一套房子,冬天让你和妈到那儿住去。”儿子的一片孝心让我感动,但我更喜欢我现在的住房。(安徽省阜阳市阜阳日报社闫振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