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文化随笔 - 正文*

脱毛历史大溯源

玫瑰花的葬礼 2017-3-31

迪斯尼动画《美女与野兽》中的大反派加斯顿是小镇上的人气王,他自大自私又凶狠,镇上的人却在唱:“没人像你一样强壮加斯顿……没人比你更英俊潇洒加斯顿……因为你拥有强壮的身体,健美的结实肌肉,那结实的胸膛还长满胸毛……”

听着这歌,领口冒出卷卷毛的加斯顿,成了第一个激起我刮毛欲望的人,后来见识多了一点,我又想,加斯顿这种多毛恶棍,最好罚他穿越到古埃及。

人类的脱毛史要从古埃及说起,当地的炎热气候让人全年除毛无休,因为长体毛意味着难清洁、招蚊虫、多生病,死得早。为人为己,古埃及人个个从头到脚刮个溜光水滑。这一来,要是大家都没毛就你有,你就要被排挤啦。更讨厌的是,偶尔偷懒不刮毛一定被发现,因为古埃及人对衣服看得太淡了!看壁画就明白,古埃及男人几乎不穿上衣,再尊贵也就围个小裙子;女人倒有长袍,可也时常坦露肩胸。最最讨厌的是,古埃及人的脱毛术很差劲,虽然已发明了蜜蜡做的脱毛膏,但效用和普及度有限,最常用的办法还是和后来的罗马人一样:用磨扁平的燧石当剃刀用。石头刀得多钝啊,刮不尽的还要再用小镊子拔,想着就痛。

要真讲脱毛智慧,我认为中国大婶仅攥两条细线拧绞,就能帮姑娘除脸上绒毛这一招,可堪以柔克刚。这活儿相传隋朝就有,算是中国婚庆的传统节目,叫开脸。开脸就如同少女的成人礼,憨憨蠢蠢的小姑娘,闭眼坐在历经沧桑的老大妈对面,被细线密密绞去了脸上的汗毛,修齐了额发和鬓角,再睁眼时,皮肤也白而明艳了,发型也妩媚大人相了。

《红楼梦》里说香菱本生的好齐整模样,开了脸越发标致了;经典港片《我和春天有个约会》中,姚小蝶要参加歌唱比赛,家里人便拖着她去开脸打扮,开了脸,便遇上一辈子的男朋友沈家豪。姚小蝶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洋气化妆品渐多,开脸已不再流行。如今少女的成人礼又在哪儿?我勉强一想,也许是女生第一次对镜拔眉?

李白写诗:“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唐朝的蛾眉妆是把眉毛全拔干净,再在近眉头的地方扫出两条短促上扬的眉形,这种审美影响了差不多同期的日本平安朝,又一度演进成了日本白妆的一部分。

再向后算个好几百年,十五、六世纪的欧洲女人也酷爱拔掉眉毛,不只眉毛,还有上下睫毛、额前碎发、两边鬓角统统除尽,只留一颗闪亮的脑壳,是为时尚。当时欧洲人已搅和出了除毛膏,其中一种是把石灰粉和天然砒霜物质混合涂在上额和发根来脱毛,再用蝙蝠血和着白菜粉抑制毛发再生。

和欧洲女人危险系数高的砒霜脱毛术相比,土耳其女人“脱”得安全又甜蜜。1846年,法国有位叫德贝的时尚先生出了本《美容保健学》,里面的旅行见闻提到土耳其女人的脱毛术:她们在浴室里用纯蜂蜜加工成干的糖膜,贴在皮肤上拔除毛发,再全身涂上可可脂以舒缓皮肤,最后跑到热水龙头下冲大澡,如此洗浴后的皮肤光亮如象牙。

正所谓脱毛常在长大后,少女情怀总是诗。只有春天做好脱毛工作,夏天才能放肆浪~春意暖暖,姑娘们已经悄悄开始一场全面的脱毛飓风,为即将到来的夏日做准备。据说,经过秋冬保养的肌肤脱毛效果会更好哟!

北京艺星冰点脱毛,是现在最流行的一种便捷的脱毛方式,它不仅高效率、够安全,而且基本能做到永久性的脱毛,让这些令人烦恼的体毛不再生,因此受到了许多爱美朋友的欢迎。想要斩草除根,就来北京艺星医疗整形体验冰点脱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