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文化随笔 - 正文*

邂逅书法的美

可汗点兵 2017-3-30

题记:邂逅书法的美,用我的一生来滋养。

生长在乡村的孩子,小时候更多的与泥土为伍,在泥中嬉戏,在泥中成长。文房四宝这样文雅的东西,与我更是素未谋面。

某日,本家的一个哥哥要娶媳妇了,那可是家族中的大事。张灯结彩中,一张桌案摆在了最显眼的地方。我们王家的“老大”,洗手净面,挽袖来到桌案前。大哥早已在桌案前站定,双手托着一个“身材”笔挺,却有着一头“浓发”的东西,等候在旁边了。也许我们这帮疯丫头们从没有见过这样庄重的场景吧,一下子呆住了。我们屏息凝视,气氛更是隆重了起来。只见伯父从大哥手里接过那东西,气定神闲地握住,在乌黑的“石槽”里蘸满了黑乎乎的水,用那一头“浓发”在喜庆的红纸上,写下大大的祝福。有人小声说了一个“囍”字。看起来,“浓发”并不重,但是伯父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好奇妙呀!”我嘟囔着。写完一个,又写一个,慢慢地,疯丫头们觉得无聊了,野地里的喧闹似乎更吸引她们。她们一哄而散。

而我,站着一直没有动。看伯父左盘右旋,笔走龙蛇。大哥小心翼翼地端着写好的喜联,放在北屋前的空地上晾晒。他内心的喜悦绽放在脸上,掩不住要成人的憧憬。我看着那一幅幅喜联,它们就像一个个神采奕奕的人站在我面前,举手抬足、一笑一颦都散发着迷人的魅力和光彩。我被它们迷住了。

写完,伯父直起身子,舒展舒展脊背。那是一个已近古稀之人了,这么长时间站在那里书写,他累了,但是他满脸满眼的兴奋。蓦地,他发现了我,一个梳着羊角辫,因为天寒还流着鼻涕的我。家族里孩子多,伯父对我们这些疯丫头很少正眼看。发现我,他很惊讶。看到我眼里对这些毛笔字的喜欢,更是诧异。他坐在太师椅上,叫我的乳名,唤我过去。他问我,“霞,你在看啥呢?怎么不去玩?”我吸了一口气,睁大眼睛,说:“我喜欢这玩意。”边说,我就拿起了“浓发”。“真有意思。这是个啥?”边说着,我的手并不老实,用“浓发”在纸上划了一下。“这么软和呢!”我喊道。伯父笑了,告诉我:“这是毛笔,笔杆是竹子做的,那是拿笔人的脊梁。“浓发”是禽、兽的毛制成的。它是中国的骄傲呀。”

我满眼放光,把毛笔看了个底朝天,爱不释手。伯父笑了,对站在旁边的大人们说,“这小丫头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机灵,早晚是块念书的料。王家这么多孩子,我看你行,你跟我学书法吧。”爸爸听了,满心欢喜,连连答应着。

也许就因为与书法这样的充满童趣的相识,也许因为书法美好的引领。真的,我的学业一直精进。书法,我也一直从未放下。书法中的博大精深,书法的大道至简,一直指引着我的人生之路。如今我已迈入不惑之年,与书法的缘却一直延续。有人说,世间最美的、最浪漫的一个词是邂逅。缘是对邂逅的最好诠释。“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想想都温暖。我和书法的邂逅就是缘。

这份缘终将伴我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