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文化随笔 - 正文*

拜谒虞公墓

唐郎捕貂 2017-3-30

拜谒虞公墓

文 唐建华

虞公,虞允文也。仰慕虞公,源于一个非常简单的理由。虞公是一个文官,喜欢文字的人源于笔墨情怀,对文人对文官自然而然的多了一份敬仰之情。世间著名的文官多,比如同虞公一个家乡的眉州,就有大名鼎鼎的苏东坡和他父亲苏洵及弟弟苏辙,都是在文学殿堂光满四射的高标人物。虞公的不寻常就在于:一个文官干了一件武官都未必能做好的事,而且这件事做得非常了得,延续了一个行将灭亡的朝代的生命,震惊朝野,影响古今。

伟大诗人辛弃疾称赞伟大学者朱熹时说到“历数唐尧千载下,如公仅有两三人”,一位充满浪漫主义思维的诗人,新中国的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对虞允文称赞是“伟哉虞公,千古一人”。一人就是唯一的,没人可以比拟没有人能与之平起平坐。可见虞公的伟大。

虞允文,善文。在历史长河中,可圈可点的文化名人甚多,犹以唐宋为盛。身在文化高光时刻的宋朝,虞允文虽善诗文书画,顶多也就是浩瀚星光灿烂里面的一颗明星,其光芒不足以光亮耀眼。翻阅历史,我们可见文人的雅致,武将的威猛。即使用有勇有谋来形容武将,也往往是指武将不是莽撞的勇夫,与文人的斯文雅致形象是没有多大关系的。在文人层面,就很少见到手写诗文嘴唱诗歌的文人能立马横刀指挥千军万马了。虞公就是一文人,在一个偶然的时刻,敢于抛却了文人的柔弱外表,成为挥师抗敌的将帅。而且就是这样个看似文弱的斯文人,在国家存亡的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把书写文字的笔和墨,瞬间演化成疆场厮杀的刀和枪,把对酒吟唱的诗赋唱词瞬间就转化成征战的号令和助威的呐喊。那来自宋朝的震撼至今我们都还能感受。一个从未带兵的文人挥师一战,而且战胜了,胜得彻底,胜得威震四方,把写历史的书都震得滋滋作响。是年宋高宗绍兴三十一年,虞公允文52岁。

虞允文作为文官一直在朝廷做一些与文字有关的工作,平时也就是研习文学、为朝廷提点建议,出谋划策之类的事。在赏析和创作诗词之余,我们可以相信他还是阅览过兵书的。

唐宋的辉煌和强大延续了几百年,随着北方少数民族部落的逐步强大而不断暗淡和衰歇。经过“靖康之变”后的宋朝转入史称的“南宋”时代,也开启了宋朝的悲悯时代。偏居江南的皇帝领导的南宋王朝,此时此刻需要“挽狂澜于既倒 扶大厦之将倾”的大英雄。虞允文该出场了,历史的舞台等着他。

公元1161年,北方金国势力大增,灭南宋一统江湖之野心日盛,金国完颜亮扬言“我将看洛阳花”,率重兵压境,北方战事骤紧。朝廷派遣虞允文以文官中书舍人参谋军事的身份到芜湖采石矶督战。作为一名资深文官,虞允文到达之初或许也就是做做宣传鼓动的思想工作,为士兵打打气壮壮胆。到达军队时,虞允文所见皆是凋敝破落之相,士兵一个个毫无斗志。虞允文见状,马上褪去了文人的柔弱,召集没落的士兵,振臂一呼:吾位从臣,使虏济江则国危,吾亦安避?今日之事,有进无退,不敌则死之,等死耳!退而死,不若进而死,死吾节也。其言行大义凛然,浩然之气升腾,将士们深受感染,纷纷振奋精神,誓与敌人决一死战。完颜亮睥睨虞允文,率60万大军贸然进攻。虞允文带领仅万余人的宋军迎战,宋金决战一采石矶。结果,虞允文大胜金兵,完颜亮逃回北方,南宋王朝因此得以暂且苟安。

在危难时刻,救国家于危亡之际,其功天下可表。虞允文采石一战让波澜壮阔的《宋史》,更加熠熠生辉。老将刘琦激动万分,老泪纵横,大为感叹 “朝廷养兵三十年,今日大功乃出儒生”!虞允文漂亮的完成可以写进兵书以少胜多战例的采石大捷后,再次受到朝廷重任。虞允文前前后后出将入相20载。宋朝大文豪杨万里对虞允文的评价很是中肯“出将入相二十年,孜孜忠勤无二焉”。淳熙元年(1174)虞允文逝世,终年65岁。淳熙四年(1177年)因感念虞允文功绩,孝宗诏赠其太傅,赐谥忠肃,宋宁宗诏赠太师。虞允文逝世后,归葬于故里仁寿县虞丞乡。

虞公老家为仁寿县藕塘乡,藕塘离虞丞还有数十里地之远,缘何没有直接安葬在老家藕塘,其中自有道理。古人很讲究生前品行和生后葬身之地。对阴宅风水颇为讲究,其程度不亚于阳宅。生在虞公的家乡,对文字也有些许爱好的人,不亲自去拜谒一下虞公墓,怎么也说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