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文化随笔 - 正文*

东伟刚峰志

但行好事 莫问前程 2017-5-15

繁华落尽尘埃定,三世缘,随风散。身将还留何,凡心待。隐隐千年,不看繁世,只思今生。悠悠儿女情不断,浩浩春秋志不期。风华初茂正当,忧怜天下何趣?一曲高歌唱无期,万古洪流不留情。时不留人,事不待人。浩浩如盈虚幻耳,泱泱似须臾荡乎?人儿心不志,唯依有诗。

诗者,侍也。可以叙悲怀,可以诉千秋,可以言豪志,可以畅幽情。所谓无情不成韵,无志难成诗。诗,非优劣也。能寄情深思乃佳乐,能叙情千古乃豪音。无畅怀而自调,无人文而空言,辞藻虽美而非悦也。今吾生至此,微有感露,时喜,时悲,皆引以言以章之,成不文诗。此皆皮毛言,不成雅韵,唯自抒怀。今罗列成篇,付之以言,以供同情者采目。

生微名晨,自号东伟刚峰,东伟取自东方之伟之豪气,以示生于东方之圣土。刚峰取自海瑞海刚峰之正气,亦有青峰劲挺之霸气。豪而不大,威而不猛。生薄才浅识,好书而厌书之,好者乃史甚也,次者诗。史以明智,诗以明志。

小生生于大野之陂,大野者,古称大野泽,既今巨野也。物华天宝地,人杰地灵乡。梵塔朝晖沐,金山彩霞披。蚩尤灵光耀,洙水粼波淘。麒麟瑞地降,凤凰宝台栖。既有唐宋明清之雅韵,亦有王晁彭李之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