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文化随笔 - 正文*

这座城

洛同 2017-5-26

在散文网上看到过一篇文章,文章的内容是一位父亲在家乡写给思念的儿子,希望儿子离开繁华热闹的北京,回到父母身边,字里行间流露出对孩子的思念。父亲认为灯红酒绿的城市北京只是孩子的临时居所,并不是孩子一生的归宿。只是这种想法,孩子能够接受吗?

大城市究竟有何种魔力,让一个又一个的乡村孩子,从家乡不远万里的跻身到摩肩接踵的城市,冬天伸手不见五指的城市?

这座城,每天都在自我缝补。你可以去看看,每隔不远处,道路两旁都会有绿色的铁皮把一些区域隔开,修路?修管道?城市的某一个地方,从爆破到重建,又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程序。裁缝铺不得不另外选址重新开业,菜市场却是早已经被拆走了。楼下的两条路基上面,摆满了商人们售卖的蔬菜:西红柿、黄瓜、茄子、白菜等等。可是不到两天,这样的贩卖形式又消失了。

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这座城市人的脚步是很快的。从他们行色匆匆中,你可以看到步行人的加速度快了一倍,骑车的人也是一样,而公交车永远在与违规的骑车者争分夺秒。

在这座城市中,衍生了这样一种职业——摩的。摩的指的是摩托车的士,以摩托车为工具来搭客的一种赚钱方式。在这座城市生活的重压之下,许多人做起了摩的生意。而在交通压力之下,许多人也选择了这种交通方式。它比公交车快,比出租车省。第一次说起这个坐车形式的时候,老友愣了半天,还需我稍加解释他们才明白。

在这个城市生活并不那么容易。从前家里的老人总是说,在大城市生活出门都是钱,我却不信,现在却相信了。楼下没有自家种的萝卜白菜,吃什么都需要靠别人来提供,自然东西都是超市买的。家里的人因为节省会把菜热了再吃,可是城市中的人却不得不这样做,要不倒掉了怎么办呢?倒掉了还需要从新再买。

甚至是来到这座城市好久,一家人都要住在一个不大不小刚刚好的地方。有孩子、有老人。有的人刚来就有人依靠,这是十分幸运的。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都是形单影只,什么事情都需要自己来。

一个婶婶曾经告诉我,一定要找一个经济基础不错的人谈恋爱结婚。因为这样狭小的空间确实太难过了。我一直没有告诉她,我喜欢的人应该是衬衫,骑着单车在路上笑得很灿烂的那个人。而我也有一个愿望,就是在一座很高很高的楼上有属于自己的办公桌,上下班骑着属于自己的单车,偶尔也坐坐公交。一路上,看看街边叮嘱老爷爷慢点骑的老奶奶;街边一角,好心为路人捡东西的哥哥;公交车上,给老人让座的小女孩------

这座城市,有很大的包容性。没有人会在意你穿的奇装异服,烫的枯草一样的头发,你会习惯10岁的孩子叫19岁的女孩子阿姨,叫没有差几岁的那孩子叔叔。

你的伤口会很快愈合,因为没有人在乎你的喜怒哀乐。今天不开心了,明天就要好起来,而生活还要继续。

高架桥两边有耀眼的灯光;5:30分的太阳正好在西边刺着眼睛;7:10分的体育场成群结对的人在奔跑跳跃。

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这座城,自有它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