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文化随笔 - 正文*

浴火重生话苏轼

枫叶如丹 2017-5-26

浴火重生话苏轼

--《苏东坡突围》读后感

有幸读到现代散文大家余秋雨的《苏东坡突围》,让我了解到苏东坡这位历史名人竟有如此遭贱的一幕,原来历史也和苏东坡开了个玩笑。

“遥怜北户吴兴守,诟辱通霄不忍闻。”这就是苏东坡在狱中的真实记录,这是我不曾想到的,一代伟大的文化名人遭受凌辱之至,闻所未闻,尚有轮番扑打。“打你个淡妆浓抹,打你个乘风归去,打你个密州出猎!”多么滑稽的语言,这样高度的概括,谁说刑不上大夫?你想做英雄却打你成小丑;你想当烈士却打你成忏悔的俘虏;你想凛然担道义却打你成窝窝囊囊一草包。这就是荒唐,这就是低贱,这就是粗暴。余秋雨愤怒了,言辞激荡。“苏东坡在示众,民族在丢人,千年文化在现眼。”

苏东坡四面楚歌,他要突破重重包围。

首先,他应当突破那群小人之围。

这群文化小人,才华不及苏东坡自然心生嫉恨,于是同流合污结成联盟,对苏东坡形成包围之势。“乌台诗狱”案件中的文化小人之多不胜枚举,舒亶、李定、王圭,甚至最小的人物李宜之也跟着起哄,搬倒大树蒿草成林,这是不争的事实。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科学家沈括也同样妒忌苏东坡的才华,落井下石。让我们后人真正领略伟人的人品有时也小人也。孔子古训:“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苏大学士你难道看不到这一点吗?是自己太过自负了吧,言谈举止太过轻狂了吧,是恃才傲物光芒太过刺眼了吧。还有古训当切记:“楞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

其次,他得突破朋友之围。

“缥缈孤鸿影,捡尽寒枝不肯栖。”贬谪黄州之后,难言的孤独,精神上遭受重创。“平生亲友,无一字见及,有书与之亦不答。”这是苏东坡给李瑞叔的信中的委屈。“苏东坡那一封封美妙绝伦,光照中国书法史的笔墨写成的信,千辛万苦从黄州带出来,却换不回一丁点儿的友谊的信息。”这是真正的精神上的孤苦无告,对于文化人,没有比这更痛苦的了。得意之际,众星拱月般的吹捧,一旦失意,朋离亲疏,众人散尽,苏东坡啊,你当想想这是一帮什么样的朋友?患难之际见人心,可这也是你的幸运,让你重新审视自己,重新审视朋友。有此境界,你便能突朋友之围了。

最后,他得突破自身之围。

寂寞中他反省了,觉得自己最大的毛病就是才华外露。“不遭人忌是庸才。”自古是然,三十年来最大的弊病便是炫耀才华。直到面临死亡才知道那是在炫耀无知,到了黄州他开始觉悟了,自省了,自我剖析了。真正的自我是在无情地剥除身上每一点异已的成份,那怕这些成份曾为他带来官职、荣誉。他归于空灵、淡定,历经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脱胎换骨,他开始成熟了。这得益于躬耕陇亩和悟禅的真正体验自然和生命的原始意味。

三次突围的苏东坡,艺术才情上获得了一次蒸饬和升华。“成熟于一场灾难之后,成熟于灭寂后的重生,成熟于穷乡僻壤,成熟于几乎没有亲朋好友的时刻。”

“天将将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体肤……。”这段典论像是为苏东坡而设立的。突破重围的苏东坡,真正“成熟于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音响;一种不再需要对别人察言观色的从容;一种不理会哄闹的微笑;一种洗刷了偏激的淡漠;一种无须声张的厚实;一种并不陡峭的高度。”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这是突围后的苏东坡定格。定格于历史长河的璀璨,定格于文化名人的卓越,定格于突破重围的洒脱,定格于悟禅得道的淡定。定格于浴火重生的人格魅力和辞章的豪迈。

《苏东坡突围》中,大师余秋雨别一样的解析苏东坡让我折服。折服于他对史料的寻觅与选择,折服于他用独特的目光审视,折服于他用与众不同的文笔,折服于他用文情勃发的流畅,更折服于他用《苏东坡突围》这样新颖的标题。

天生着乘风归去的梦

在狱鞭的凌辱中破碎

年少的轻狂

在禅理中悟出炫耀无知

驿站送不出

淡妆浓抹的委屈

但愿人长久的明月

映照着孤独的清影

突围用躬耕陇亩的锄头

突围在生命的浴火中涅磐

当长庚星在夜空中悬挂

我站在并不陡峭的高度

吟唱“大江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