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文化随笔 - 正文*

赞木兰(原创)

凉三 2017-6-1

轻轻地品着一杯茶,空中弥漫着历史的重重烟尘,手指摩挲着历史的年轮,恍然间,眼前晕开了点点光芒,一个英姿飒爽的身影若隐若现……

午后艳阳,在树荫下的你挥舞着长剑,坚定的目光灼热的燃烧,滴滴热汗沁入泥土,身为女儿身的你,却为了年迈的父亲愿出征沙场。不知当时的你,是否因自己大胆的决定而后悔?

残阳如血,你已在茫茫沙场中替代父亲浴血奋斗,苦涩的沙无情的拍打在你的脸上,丝丝血腥味钻进你的鼻子里,每个人都狰狞着面孔,誓死捍卫着自己的国家,他们锋利的武器狠狠的刺向你,使得你伤痕累累。不知当时的你,是否因自己十余年来艰苦的奋斗而退缩?

朝阳再起,在金碧辉煌的宫殿中,你等幸存者胜利归来,可汗论功行赏,赐你金银财宝,而你却毫不关心,向前跨一大步,坚定不移的说出自己的夙愿。你不要权利,不要金钱,只想回到阔别许久的家乡。不知当时的你,是否因自己将权力拱手相让而不值?

烈日当头,你在旧故里抱着亲人痛哭,滴滴泪水浸入泥土。你脱下沉重的铠甲,从暗黄的镜子中望着你饱经风霜的脸庞,心中五味杂陈。不知当时的你,有没有因自己多年前的那份坚定而潸然泪下?

令世人没有想到的是,区区一介弱女子竟有男子的气概。木兰,你是何等的奇女子!当你真正还汝女儿本色时,才是真正的惊艳四方。你这一惊世之举,被多少千古人物赞叹不已!

夕阳殆尽,淡淡的茶香逐渐淡去,而我却感慨万千,以至于她朦胧的身影伴着一首古老而又悠长的歌谣在我心头久久萦绕:“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