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文化随笔 - 正文*

感悟尼采

陈彬 2017-6-12

1.去看看水有多深——尼采先生,这水深不可测啊——你没有能力潜到底你就能认为它是深不可测的吗?(深奥)

其实,究竟是水深不可测,还是我们不愿用尽全力去探测呢?又亦或是我们现有的能力无法探测出水深。当我们面对一件事物,总想着先去预测它的难度和复杂度。这样的结果常常是,这件事我做不了,或是我暂时无法做。可知推迟行为,无异于取消行为。倒是“这事我做不了”来得更直接,可为何在短暂的思考后你就会给自己判下死刑?这大概是薄弱的自身力量与现实巨大的困难形成对比后自我内心产生了恐惧,进而抗拒采取行动。

刚刚的分析最终结论好像只能是放弃,那换个思考角度吧。倘若,你想攀登珠穆朗玛峰,但又苦于自己没有任何的登山经验和一些必备知识。于是你试着先去爬身边的一些小山坡,感觉还不错。接着,你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学到了许多实践才能体悟到的知识。接着,你尝试着去攀爬市内第一高峰,除了有点累之外,你觉得第一峰也就不过如此。后来,你雄心勃勃地想:珠峰,我来了。你的第一个目标是珠峰大本营,第二目的地是再上1000米后的休息处……如此,你已毫无疑问的成为了一个攀登的行家了。回望那个起初一无所知的你,你轻叹:第一峰也就是那么一回事而已。是啊,目标太大以致我们无法远行,把牛扒边切边吃,偌大一个牛扒不也被我们吃完了吗。

2.尼采先生,我终于找到您了,我愿永远当你的学生。——你还没有找到自己,就找到了我。我希望你丢掉我,去寻觅你的自我。如果你永远当学生,那你对老师的报答就太差了。(自我)

生命倘若失去了自我,那么,我的存在又是为何呢?或说,若人人都相同那世上还需要那么多人吗?在生活中,我们总会由于一些原因,不知不觉地就没有了自我。如在需要表达自己见解的时候,我们却又会因人群的压力,保留了自己的观点而去趋同于大众的意见。人们普遍认同,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可若真是如此,那为何真理总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呢?绝对的趋同于大众只会造就平庸,而不是卓越。苏格拉底就是在公民审判中被剥夺生命的。其实,苏格拉底不必死,只要他认错,向大家说,他错了;可是,他必然会死,不是说是时间问题,而是说他必然会坚守自我,宁死不屈。设想,苏格拉底懂得老子的潇然避世“他横由他横,清风拂山岗;他强由他强,明月照大江”,又或是明白孔子的中庸之道,那么,他或许可以幸免于难。但他又必然会死,因为在他的思维里,随波逐流与行尸走肉无异;苟活于世不如随真理而去。

失去自我的人常常更多的由于过分追求身外之物。迷恋外物则容易迷失自我。又或是因为过度追逐外物,宁愿丢弃自我。这样,岂不是本末倒置了吗?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又何必执着不舍呢?人生是如此的短暂,若连自我都可丢弃,那还有什么是值得珍惜的。

3.生命短暂且困难重重,智慧的人啊!告诉我,人的最佳命运是什么?——命如蜉蝣可怜的人啊!——你为什么逼我说出那不如不说为好的话呢?最好的命运是可望而不可即的。——那就是不出生。可我已经出生了;最好的命运是得不到了,那第二好的命运是什么呢?——次好的命运是早早死去。——生命真的毫无用处吗?既然次好的命运是早早死去,那你为什么不选择次好的命运呢?如果真的有人怀疑生命的价值,那我们必须怀疑他的智慧。(命运)

当我们怀疑生命的价值的时候,我们应当先怀疑自己的智慧。人的生命的确是短暂而且充满了苦难的。正值美好青春的史铁生却患上高位截瘫,那时的他常常独自摇着轮椅去地坛,思考死亡的问题。他想:若人生来就仅仅是为了承受各种痛苦的,那为何不早早登上西天极乐世界呢?后来,他觉得:人生来本就是一无所有的,若拥有了一些物质都是因为上天的恩赐。所以人又何必患得患失呢?而死亡是一件不必急着去完成的事情,因为那一天终会到来。既然还活着,那就应该让生命体现出它的价值。我们存在的价值就是追求内心的渴望,为自己身边的人带来幸福,给世界带来欢乐。

命运从来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想要站在山的顶峰就首先要能抵抗住山的高与寒。不能决定生命的长度,但你可以拓展生命的宽度。人生是一种承受,需要学会支撑,支撑事业,支撑家庭,甚至支撑整个社会,有支撑就有承受,支撑起多少重量,就要承受起多大压力。

4.看到的事物愈模糊、愈肤浅,事物就显得愈美、愈有价值。看到的事物愈清楚、愈透彻,美和价值就消失得愈多。(美的条件)

第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