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文化随笔 - 正文*

水泊之盾--《水浒传》中梁山的水军

大音希声 2017-10-30

今天谈谈《水浒传》梁山军种建设的情况。众所周知,梁山虽然只是一个山寨军事组织,但马步水三军建设齐全;其中马军、步军出场较多,水战场景虽然较少,但水军却可以称得上梁山最有特色的一个军种。

梁山相对于其他山寨的一个最大的特点是四周八百里水泊环绕,占山拥水,这使梁山易守难攻,从外部攻击梁山往往难以凑效,如童贯、高俅发动的多次围剿都最后以失败而告终。但梁山在享尽水利之便的同时,如果不能打造一支精良的水军战队,即便依水为障,梁山也难以保证固若金汤。梁山首领也充分认识到水军建设的重要性,自晁盖时代开始,梁山就已组建水军队伍,而最初入伙梁山的众头领,基本都是北方人,普遍不识水性;而阮氏三雄长期生活在梁山泊附近并以打渔为生,水性非凡,自然成为水军头领的不二人选。而三阮也确实胜任,在击败何涛、黄安等收捕梁山的官军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后来直到宋江上梁山,又带回来长江边颇识水性的李俊、张横、张顺、童威、童猛等人,进一步充实了水军队伍。

作为以守成思想立寨的梁山来说,得水军者才能得梁山。如果将马步军比作梁山的锋利的长矛,那么水军就是梁山坚固的盾牌,梁山的防御系统基本由水军支撑,水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梁山水军头领在和马步军头领比较上具备多项优势。

其一、水军头领人数虽少而地位较高。马军一共有天罡五虎将5人,骠骑8人,地煞小彪将16人,合计29位头领。步军天罡正将10人,地煞将校17人,合计有27位头领。水军头领只有8位,在数量上比马步军相差很多,而头领数量的多寡并不能表示弱化水军的意义,作为技术军种的水军,必由深识水性的头领来进行领导。而江湖和官府内精通水性的人士由于各种原因相对稀少,使梁山无法网罗更多水性高超之人,这个原因后文里还要再讲。水军虽然只有区区八位头领,但却有六人位列天罡,占总数的四分之三,这个比例是马步军皆无法比拟的。

其二、水军头领基本都是梁山历任头领的嫡系心腹,与头领关系相对密切。三阮与晁盖本是同乡,七星聚义共劫生辰纲,大败何涛官军同赴梁山,同生共死结下了深厚感情,生死与共的经历铸就最可靠的信任,他们是晁盖在梁山中最为信任的头领。而李俊、张横、张顺兄弟则是宋江在刺配江南的路程中结识到的一批对宋江非常敬仰的强人,这些人剪径劫江,私商贩鱼,见多识广,江湖经验丰富;他们是出于对宋江的仰慕敬佩上的梁山。李俊曾数次搭救危在旦夕的宋江;张顺也与宋江关系极好,宋江病重时主动只身前往南方邀神医安到全前来救治,途中还差点搭上性命。所以,只有这么一群深为信任的梁山水军将领,才能使梁山最高层得以高枕无忧。

从水军头领的上梁山前的活动范围来看,可以将头领们划分为南北两个系统,北系水军即阮氏三兄弟,之前生活在梁山水泊之畔打渔为生,其相对于南系水军而言最大优势是对水泊地况的熟悉,并且上梁山较早。八百里水泊港汊多杂、芦苇摇曳;不熟地形极易迷路,这也是前来收捕的官军失利的一个重要原因,因此葬身鱼腹。

而作为南系水军头领,也就活动在浔阳江(浔阳江是长江流经九江以北的一段)上的李俊与张氏兄弟等人。从地理环境等因素考虑,应比北系水军具备更良好的水上作战能力。北方旱地居多,江河湖泊远少于南方,“南船北马”之说由来于此。善于水上作战的人才就远少于南方,梁山必须补充南方会水之士方能弥补之前在水军力量上的短板,宋江重用李俊等人,也并非完全出自私心,而是一种站在梁山水军发展角度上的考量。南方河湖众多,特别是长江更是江宽水阔、水流湍急、河网密布、水情复杂,生活于此水性高超的船家水上本领自然不用赘言,这是从地理环境因素判断得出的一种共识。

水军南北两系头领特点各异,本领各有千秋。在排名顺序上如处理不好定然产生矛盾。这八位水军头领,从前至后依次分别是混江龙李俊、立地太岁阮小二、船火儿张横、短命二郎阮小五、浪里白条张顺、活阎罗阮小七、出洞蛟童威、翻江蜃童猛。在这八人中有三组兄弟搭档,分别是阮氏三雄、张氏兄弟和童氏哥俩。只有李俊是弟兄一人,即使抛开李俊与宋江的关系及本人能力不论,他也是最合适的水军头领排序第一人,从平衡水军势力考虑,如果从这三组兄弟档中任取一人为水军之首,都有强化突出他所在的兄弟组合的嫌疑,也只有弟兄一人的李俊担当水军之首相对最为合适。李俊之后阮氏三兄弟与张氏两兄弟排名几乎并行,张氏两弟兄穿穿插在阮氏三兄弟之间,阮氏与张氏排序参差交错,难以区别高低。而作为李俊的两个跟班童威、童猛则跌出天罡,位列地煞星六十八、六十九位。这种排序方式,应该是最大程度照顾了水军各力量之间的关系平衡,表现了宋江等人一定的管理智慧和组织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