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杂文 - 正文*

距离+生命

筱梦花瀚 2014-2-18

或许走了好久没有静下心来思考,一直糊里糊涂的以为,心态沉淀了,世界就会很懂你。前二十年,虽然明白,但不会懂得,但后来的时光,让我越发的珍惜,把每种即将到来的,看作生命最珍贵的希冀。后来长大了,心里的愿望就很简简单单的。没有那么复杂的名利追逐,只是想要一份简简单单的安静。健康就好。我明白了很久,但现在更多的是珍惜朋友的距离,和对生命的敬畏。

春花开了,夏雨落了,秋风凉了,冬梅开了,日子没有如同往常那样交叠重复。太阳依旧是太阳,只不过偏离了北回归线的羁留。我特地走出去,依旧是车水马龙。我不再像往常一样渴望这个都市,而是感慨我生命中哪些山水交映的日子已经不再了,是真的不在了。我在想,,是不是时光的在等我老去,老去之后好回到我依赖的梦境。生活是恬静的,阳光是暖暖的,一杯清茶,一卷飞泉,静静的聆听这诗意般的美好。

2013年结束了,这种愿望越发的迫切。看到路边的小树,我豁然开朗:其实人都是孤单的。

我不愿像行者一样,一个又一个的脚步踩踏着没有温暖的 远方。我甚至开始想要一种恬静如水的幸福,世界上有很多人,或许错了大千世界而你只能碰见一个。世界有很多人,或许你错过了一个,你又能碰见大千世界。渴望的太多,所以就变得贪婪。社会上浮躁的因子感染了很多人,总是抱怨,总是愤恨,其实生命若是轻了,一切就开始变淡。当别人浮躁的时候,就要守住灵台的那一丝丝清明,不求洁净如莲,但也要找到本我。

距离其实是个很可怕的名次,从那个小小的山城,到万千的的世界。我始终觉得,心里的宁静和幸福越来越远。我总是在最后一个离开,不是想要片刻的温存记忆,而是怕自己的决定太匆忙。朋友,是始终的。我总是告诉别人,我忘记我在初中,高中时候的哪些经历,但有时候,就是一刹那,总有清晰的名字萦绕在我的脑海。会不会相信,如果有一天在人海中,总有一个人会叫出你的名字,总有一个人会怪罪你离开的太久。其实,其实一个人走路,是享受孤独。后来载读朱自清先生的《匆匆》,才发现那种真实的痛楚若以若现。我相信距离不是很远,只要看星星就知道你在哪一边,地球本来就是个圆,只是哪天的那天才能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