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杂文 - 正文*

爸爸的车

常辉 2014-2-18

至今为止,我们家曾经拥有过好几辆车,自行车、摩托车、三轮车、汽车……

自行车

自从我记事起,我家就有了一辆忘记了牌子的自行车。它是我爸的随从,与我爸形影相随。儿时,我爸在离家几公里外的乡村教书,我也被注定成为我爸的学生。我小的时候,也很淘气,所以我爸的打可没少挨。平常我和爸爸就住在学校,但是每逢节假日,就是这辆自行车载着我们爷俩穿梭在乡村的乡邻土路上,体会回家的幸福。

那是一辆黑色的大二八式自行车,手把被雨水淋的铁锈斑斑。那鞍座上的皮垫不知什么时候就被磨损的不知去向。后来,我妈用家里废弃的带着花花的布做了个座套套上去,虽不及皮制的软和,倒也为自行车增添了不少个性色彩。

每逢回家坐在那硬巴巴的后座上,爸爸那微驼的背,像大山一样,为我遮风挡雨;那瘦弱的身体,像一把利剑一样为我劈开了生活的前程。那背上的汗水浸透了妈妈为他披上的新衣,他像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无私的为这个家付出着青春和汗水,原来爸爸可以这样高大。

而如今,上了年纪的爸爸,已没有往日的风采,我不禁想到一句歌词“时光时光慢些吧 不要再让再变老了 我愿用我一切 换你岁月长留一生要强的爸爸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微不足道的关心收下吧。”我想,这也是我想对父亲说的话吧。

摩托车

犹记得,那是我上初中的时候,学校在离我家走山路俩个多小时的路程的地方,且这一路要翻越一座山,都是蜿蜒曲折的山路,和6-7个的村庄,才能到达。山上原本没有路,能走的地方,便成了路。我和村里的小伙伴们一走,就是三个春秋。

好像也是同年,爸爸买了一辆二手嘉陵摩托车,全家人甚是欢喜。特别是我,对新事物的好奇心,让我在门口足足等了好几个小时。毕竟90年代初村里人常用的代步工具还是自行车。那时,我心中充满了对摩托车的美好憧憬。

这是一款嘉陵70款摩托车,乌黑的颜色,在加上那小拙的外观,总给人一种小丑的感觉。又由于和村里的驴很是相似,我们便玩笑着称之为“黑驴”。

看着爸爸兴高采烈的把这宝贝疙瘩骑进大门的那一刻,我那一直飘着的心,终于落地了。满头疑问的围着它转了又转、摸了又摸,怎么也不明白它怎么就自动跑起来了呢?

在后来,我们家东边房间里,有一天,多出来许多韭菜、青菜等一捆捆的家常菜。我只看到妈妈和爸爸那瘦弱的身影在半夜里点着蜡烛捡菜,把好的和坏的分成两堆,然后把好菜绑成捆,放在俩个篓子里。第二天,天微微亮,就听到了摩托车突突的声音,然后是妈妈在院子里嘱咐爸爸的话语。随着声音越来越小,我的眼睛充满了泪水。就这样,一个日渐消瘦的身影和一辆看似宝贝的摩托,每逢节假日,都出现在十里八乡的土道上和乡村里。

是啊,哪个父亲不是为了家起早贪黑?哪个父亲不是为儿女甘愿坐那拉车的牛?那个父亲不是最喜欢吃你最不喜欢吃的饭菜?可怜天下父母心!

在后来,我们家还购买了一辆帮父母春种秋收时都离不开的农用三轮车;直至今日,我们家拥有汽车有3、4个年头了吧,而最数自行车和摩托车给我最深最真最美好的记忆。

就这样车一换再换,就这样我一路走来,成熟的不仅仅是我的年龄,而是我的经历和懂得;更换的不仅仅是车辆,更是父亲的青春年华。

父亲是船,一浆一浆划去岁月里的艰辛;父亲是伞,撑起我那同年五彩的天空;父亲是墙,挡住了所有的雨露风霜。父亲终究会行将老却,当有一天,那个你曾骑在他那宽厚的肩膀上,鸟瞰世界的男人不再强壮,那双牵着你的小手走过童年快乐时光的手不再有力时,请在你或他有生之年说声“爸爸,我爱你!”

一首“父亲”,在我脑海悠远的回荡……

“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生活的苦涩有三分,你却吃了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