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杂文 - 正文*

疯狂的春节

岩岩孤松 2014-2-19

春节将至,一切都变得疯狂。

多出平日几倍的汽车在还算宽敞的道路上擦挤蠕行;多出平日里十数倍的人在大小商店里发疯地抢购;当大把大把的钞票甩出的同时,人们的脸上写满了快感;多出平日里数十倍的人在火急火燎地赶路;海陆空三条运输线都陷入同一困境:旅客无数,一票难求;出租、大巴、野的、摩的也玩命似的在公路上捡人、捡钱;小偷、骗子们也频频出手,想靠不劳而获也攫个盆满钵满;大街上,人们的叫喊声、商店里的音乐声、刺耳的汽车喇叭声此起彼伏、混做一团;被迫在岗位上坚守的人则显得焦虑不安、牢骚满腹;医院里躺着的病人烦躁地催着大夫,恳求医生用他那回春之妙手让自己病愈,好回家过年......

我望着眼前在大街小巷穿行的人,想他们在中国传统的节日到来之时,是否也象法磬禅师总结的,世上只有两种人,一种人为名,一种人为利?我认为,法磬禅师虽然悟性极深,但他的这话却未必在什么时间都正确。我宁可相信,大街上如潮的人群,此时已与名利无关,那么,这些不断攒动、忙碌的人们究竟是为了什么,我又找不到很满意的答案。

为什么人们一定要从几千里的外地风雨兼程地赶着回家,几天后再次风雨兼程地赶回去?

为什么人们一定要集中在这几天消费才会感到幸福?

人们一年的辛酸和汗水为什么非得要在几天内把它享受个精光? 年后又进入下一轮的辛酸和汗水?

为什么享受低保的人们也必须的要燃放烟花爆竹,而将自己半个月的口粮活生生地烧掉?

为什么人们要在此时拚出平生酒量、喝得倒街卧巷?

为什么爱美的女性偏要在几天内便吃得膘肥体壮,节后又自虐式的节食减肥?

为什么节日期间,寺庙和道观也会张灯结彩,一遍节日气氛?那么,和尚、道士的内心是否还有平常的那份宁静与淡定?

年年的春节都是这样,年年的春节都比较疯狂,并且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这种春节疯狂大有愈演愈烈之势。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疯狂才能降降温? 什么时候人们才能在春节期间也变得比较理性?以目前的趋势估计,那样的日子恐怕是遥遥无期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