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杂文 - 正文*

正月十八遥祭父母

呼啸 2014-2-19

甲午正月十八,余母诞辰纪念日,亦余父仙逝五载之忌日。余怙、恃同一,然一生一死,一庆一奠,异数也。是故余以文记之。

若余母健在,则黄发越一之寿诞耳。然母业已驾鹤仙游有年,丁亥年(2007年)七月二十四,余母遐举,举家哀恸,泪沾襟也。一时间,天地失色,人间乏情。余与母相伴,未曾须臾分离。而今天人相背,黯然神伤。当此时,余父尚健,且矍铄。然忽逢此离殇,神智迷乱,遂恍惚经年,精神不再。虽经辗转规劝,终无好转。日甚一日,己丑年(2009年)正月十八,余父米寿之年,在余母生辰之日,无疾而终。余父母双游,阴阳相隔。

余父三岁丧母,自幼茕,仅得一姊,远嫁离家。余父随祖,颠沛流离,长短工讨生活,极尽艰辛。未及弱冠,与余母结亲,余祖即仙去。嗟乎,得一伴而失一父,唯叹命运多舛。幸遇余母,方安度一生。且于艰辛之处,品尝生活之福。

越一甲子之辛巳年(1941年)三月十三,余父母结伉俪,凡六十有六年矣。彼此相敬,患难与共。余父辛劳一生,供养子女五人。技师级大工匠的身份,且频频在第一线,屡屡司职小徒工的劳作,可谓竭尽全力、亲力亲为,劳模也!余母相夫教子,极尽贤淑。邻里和睦,亲戚往来。衣食穿戴,尽显其能。且性行开朗,浑然天成。所到之处,喜笑颜开,众皆愿与之往。

遥想当年,已过耄耋之年的一双父母,清晨即起,相随相伴,亮相早市、园艺场所。方圆内,再无此成双成对之老人,鹤发童颜,惊艳羡煞耳。每逢偶遇,余父母遥指余,告环绕之伙伴:那系吾子。自豪之情,溢于言表。余亦欣于此景也。

然世事多变,好梦常醒。似昨日,瞬间痛失双亲。《诗经-小雅-蓼茂》曰:“无父所怙,无母可恃”。余自幼褦襶。而今后,将有何可凭仗倚持?呜呼,痛惜。呜呼,念兮,忆兮!遥祝:父母,在天安好。

‘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然余痛失双亲,久不释怀。悲夫,虽‘临表涕泣,不知所云。’且夫佶屈聱牙,盖因追忆,唯有撰耳。呜呼,孰能怪乎?

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