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 - 杂文 - 正文*

人的矛盾与价值

浮游 2014-2-19

根据希腊历史得出结论,人类绝对是社会型动物,那时的希腊人们以集体利益高于个人利益,而政府的作用是教导出更好的公民,可是由于文化的不同,思想就显著的不一致,那些斯巴达里的勇士那些荷马史诗中的英雄,当个人的意志与集体的利益冲突时,选择也不尽相同。人们在这种冲突中一直生活在痛苦中,在那些战火纷飞的年代,人们的自由度是很高的,可是对于社会本身的发展并无益处。人们在人群中感到孤独,可是在绝对封闭的空间里绝对是感到绝望。所以人类要选择在一个社会中生存下去,产生了一系列的文化思想的冲突与变迁,个人主义,虚幻主义。痛苦时开始寻求的神话然后宗教信仰然后是国家现在便是那社会的舆论与道德,我们的痛苦是来自于那自我生存在社会中时,那自我人格与社会人格的冲突,还是那源自灵魂深处,那美德与欲望的冲突。

由于人类一直身处矛盾,矛盾的世界由矛盾的我们组成,比如小象呢作为一只小象是很小的,可是作为一只幼兽是很大的,那个人180是很高的可是作为一个篮球运动员是很矮的。我们身处的社会的发展是否能带领我们走向那所谓的天堂,那人类发展的顶端,我们现在身处的时代,科技是迅猛发展的,给我们的生活也是带来极大的改善的,可我们依旧会感到痛苦孤独,是自我的无权利还是欲望的不满。中国伟大的哲人庄子认为无为才是终极奥义,也有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些是我们能读懂却不能真正理解的,犹如古希腊人会觉得一个不为自己城邦战斗的英雄绝对是个疯子,西方的哲学家们也为那人类无止境的痛苦寻求一个个解脱的方式,宗教的起源,圣经里那伟大的耶稣,认为只有把人贬低到一文不值便能得到解脱,便可以更接近那神圣的上帝,因为自从人类被逐出那美妙的伊甸园便是受诅咒的种族,终极一生都是在赎罪,在人世无涯的苦海中飘荡,世事的无常生命的短暂,佛家认为那生老病死怨憎会爱离别,当我们失去一切把自己置身在深谷最低处的时候,我们便不在会感到痛苦,就像问你:你怕死后入地狱吗?“我已身处地狱了。”这是西方的赎罪式的宗教信仰,要保有美德,多行善事,如此可以靠近上帝,死后可以返还天堂,在那美轮美奂的伊甸园获得永生,不然就进但丁描述的地狱去了。

在卢梭的描述里认为人类在村庄啊城邦啊未出现前,人类是无痛苦幸福的活着的,这种思想奇迹般的复苏了宗教的信仰,如柏拉图啊苏格拉底啊都认为人类的灵魂是在肉体存在前就已经存在,在生命消逝后依旧会存在的,存在于一个更接近上帝的完美世界,而灵魂那种永恒的事物是我们短暂的生命所无法解释的。就像我们生活的世界只是一个表象的世界,我们大多通过眼睛触觉嗅觉来感知这个世界,我一直不是很理解庄子与蝴蝶,连莎翁那般的大师都是认为我们都是人生一个个影子的梦,生存的意义就如那黄粱一梦,如果生活是本书,那我们梦与现实的交替就犹如杂乱的翻着同一本书,有时看到熟悉的有时是陌生的,总是这般错杂着,分不清何谓所谓的真实何谓所谓的梦,亦如那【苏菲的世界】里描述那般,也许我们只是哪位笔者笔下的人物,或者像那黑衣人里那般地球引申到太阳系再到宇宙,我们所知的无限宇宙也许只是某个外星人手里一颗玻璃球的一个渺小到忽略不计的尘埃。

第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