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学语文资料 - 教学研究/写作教学 - 正文

在作文意义的建构中

[TEMP]
来源: 2002-3-23 17:44:20
  建构主义认为学生知识的获取不是通过教师讲授获得的,而是学习者在一定的学习情景下,借助他人的帮助,利用必要的学习资料,通过意义建构的方式而获得的。
  我认为,作文的生成也是主体意义建构的成果。作文的质量取决于生成的过程,教师在学生建构意义的时候可以发挥积极的作用,也可能适得其反,抑制了学生意义的建构。
  我认为,作文的本质是表达。作文能力,也可以称为书面表达能力。培养这一能力和发展其他的能力一样,需要假以时日,需要不断磨砺,需要文章内外的修养。
  正如琴棋书画都可以是一种生活一样,作文并不仅仅是实现人生理想的手段,它本身应该就是一种生活、一种目的。作文的生活也是为人生的。所以,作文辅导,我想应该是做人的辅导、生活的辅导。我们特别应该关注作文主体在作文中的意义建构。
  以前的教学者,总是喜欢把作文看得多么神圣、伟大、神奇、艰难。我觉得,这是一个误区。作文很普通,有点像吃喝拉撒。有东西、有话要说,你就可以用嘴说,也可以用笔写下来,这就是作文。有感而发、不平则鸣,作文并不是很难,就好象说话一样,相反,它有无限的乐趣。当然,教师必须引导、鼓励和坚持。
  其一,技法指导如何做到心中有人,心中有境?
  湖南某学校老师对于一篇习作的升格指导。这一篇文章记录了主人公——一位女初中生与母亲的感情冲突到和解的心路历程。刚下岗的母亲拒绝了女儿索要学习用品的物质要求。女儿对母爱产生了误解。平日里为摸黑开门的女儿照亮而开的门厅的灯恰恰因为母亲生病没有点亮。这又加深了母女之间的误会。这样的误会使得女儿产生了一种挫败感、孤独感。这样的一些感觉使得年轻的心灵变得闷闷不乐。直至女儿看到了母亲的药瓶,了解到妈妈下岗的真相,女儿自责不已,而写下了这一篇文章。
  对于这样一篇散发生活真味的习作,这位指导教师只是单纯在技法上进行技术性的提高,进行了诸如没有使用烘托手法,没有渲染等等方法的解说。对于这些解说,笔者不置可否。这里,我要指出的是,该教师对于这篇习作的思考是过于机械的,不顾主体内心感受的技法指导只会影响主体意义的建构。因为任何技法的引导和实现,都要心中有人,心中有境。
  意义的生成和升华都源自学生,源自学生当下的际遇以及主体的人生经验,所以我们不能忽视文章背后的人,而单方面进行技法的指导。很明显,小作者在与生活与母亲多次的对话中,认识已经产生了飞跃。面向生活,我们要做的是敞开、再一次地敞开心扉,说出自己的真切感受,同时也倾听生活的回答。教师引导学生与生活多次的对话对于作文的成功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第二,作文学习中,意义的建构有没有禁区?
  某位老师写了一篇题目为《记叙值得记叙的事》的写作指导文。文章指出,学生的习作应该记叙生活中有意义的事情。他在文章中还引用了一篇《看电视》的文章来作为反面的典型。这一篇习作记录了一位学生禁不住电视的诱惑,在做作业时候三看电视的经历。该文描写细致,活龙活现表现了孩子面对电视诱惑的细腻心理。一个爱玩、淘气的学生形象跃然纸上。
  这里,我想追问的是以下一些问题。是不是所有的习作都必须关注生活的真谛,人生的要义?是不是学生的童趣、幼稚不能成为表现的对象?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在学生作文意义建构的时候,我们教师是否需要一个宽容的心态而且长远的视野?是人为的设置写作的禁区,还是宽容地对待,合理地引导?这是本人关于这篇作文的思考。
  每一个人,心智正常的人,都应该有一种表达的欲望,交流的欲望。这就是作文学习和发展的原动力。学习作文和教导学生作文的教师不可不重视它。我们要善于发现它、敢于保护它、积极促发它,而不是用一些陈旧的教条去限制它、扼杀它。
  第三,意义建构除了随笔平台还需要些什么?
  教师应该为学生习作设置怎样的平台?如何面对字数的限制?如何实现作文的有效指导?
  我的作文教学采用随笔式的写作和定期的写作专题指导相结合的方式开展。关于具体的某一篇文章,我并不作硬性的字数规定,只是规定作文的每月以及每学期的总字数,大约是每学期一万五千字左右,每月至少两千字(但是被写作小组评为不合格作文是不能计算在内的)。
  我还采用作文小组互批互评互改的方法,在此基础上,开展作文专题指导。作文专题指导主要是关于作文法的具体指导,教师有针对性地点评学生习作中普遍的问题,并且给出相应的意见。下面的案例是笔者作文实践的亲历。
  他是我校2004届的毕业生。一个成绩中上的男孩。安徽民工的子弟。他的父母干过搬运工,铁路修护工等等。虽然经济条件不好,但是父母对他的学习很关心。他们多次到学校来询问他的学习情况。他居住在出租屋里,与他生活在一起的有许多的拾荒者。虽然他们的生活不是很好。但是他们有某些富人没有的品质。他的学习应该说是比较认真的,但是因为他的基础不扎实和一些不好的学习习惯,比如丢三落四,所以他并不是十分优秀。他就这样在这样的环境中不断长大。
  当我读到了他的一篇随笔,我对作文的理解变得更加深了。请读他的习作《数轴上的遐想》。
  考试失败了,仅仅因为没有画数轴。当我面对眼前这个精心画出来的数轴,不禁使我陷入遐想,人生岂不是一个大数轴。(由写实展开,给人一种很自然的感觉。“当”句是病句,去掉“当我面对”或者“使我”。“遐想”一词总领全文。)
  有的人自幼贫穷,就像数轴上的那个“0”,那是正与负的分界点,对于他来说是一片空白,一无所有。(虽然稍稍有一点过分,但是这是一个有趣的比喻,由这个比喻展开思索,一个人生哲理便突兀地展现在读者的面前。)但当他面对贫穷的时候,不是气馁,更多的是顽强。对于他来说,贫穷是一笔财富,一股动力。在他眼前,苦难还是一个学校。邻居王雪自幼丧父,家境贫寒,但他始终不忘追求人生的远大目标,他勤奋学习,常常伴随着淡淡的烛光学到深夜。终于,今年,他考上了大学。这是他无数个夜晚努力的结晶。(本段围绕“数轴”的“遐想”联系生活现实,有理有据,事理相映。)
  然而,也有这样一些人,他们畏惧贫穷,他们没有坚强的意志,不肯吃苦耐劳,最后误入歧途。电视上曾报道过,有名男子因为找不到工作,竟然拦路抢劫,最终落入法网。那在人生的数轴上迷失了方向的人,找不到适合自己的位置,往往会向着人生的负值走去,最后只能走投无路。(本段从反面说理,进一步得出了一个普遍性的规律,因而更能启人深思。)
  啊,七彩的数轴,七彩的人生。(好,在上文的基础上,发出感慨。这里两个“七彩”能否改成“神奇”,因为本文的叙议还远没有达到“七彩”的地步。)当我像“0”一样贫穷的时候,我也应该向着正值,向着人生的正值前进。我相信,等待我的一定会是一条阳光大道。(由人及己的议论收束全文,自然而然。)(括号中的批语是我当时写下的。)
  请再来读读笔者当时的点评:“这是一篇随笔性的文字。小作者由一次考试失利的原因展开联想,把人生比喻成数轴,贫穷比成数轴上的“0”。比喻合情合理而又新鲜有味,让人浮想联翩。只是关于数轴的联想还可以更加丰富一点、深入一点”。看看,我当时的评语是如何肤浅。因为这点评只是针对文章的既成,而没有关注习作的过程。现在,当再次阅读这一篇随笔的时候,我从中发现了学生意义建构的轨迹。
  生活中的事件——数学考试的失败促发了主体与数轴的第一次对话,通过对话小作者认识到数轴的重要性。因为感受深刻、或者思考的习惯或者责任,主体的对话和建构并没有停止。二次对话以数轴为起点,思考辐射到了生活和人生,数轴的意义也由此生发,被赋予了更加丰富的意义。由此意义生成而且被定格为文字。
  显然作为人之初的学生,他们的人生经历、内心情感、人生观和价值观都是非常浅薄甚至可以说是幼稚可笑的。这样的主体而建构的意义不成熟、不严密、不深刻,也是理所当然的。文章的写作不能够依靠一次对话和一次建构就完成。所以,鲁迅先生说,不要看到一点就写,要多看看,多想想,再动笔。
  可以说,没有二次对话,没有深刻的感受、或者没有责任、习惯的支持,就没有这一篇比较成功的习作。二读这些习作我发现了主体建构的轨迹以及作文成功的关键。
  当我们再细细审视这篇习作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小作者所选择的材料,那些参与建构意义的材料与主体生活的联系是如此的密切。是的,习作就是作者心灵世界对于主体生活世界的折射。
  这里就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也是一个特别关键的问题要解决——如何使得学生在与世界与自我的对话中,在作文的意义建构中始终处于主动地位?
  众所周知,学生的心灵世界与成人的是不一致的。他们在他们的世界里用他们的眼睛看世界。所以,作为成人的教师要对学生的意义建构产生影响,就必须尊重孩子的世界,要细心地倾听孩子心灵的声音,要善于发现孩子天真、质朴的童心,要能够尊重,要敢于放手、要勇于激励、要善于引导。只有这样,学生在作文活动中才能占据主动。
  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每个人经历的事情都不可能完全相同,因此写出来的文章至少在题材方面不会与别人雷同,有利于表现自己的个性。这个见解是很深刻的。为什么?因为它直接指向了教育的目标——人的发展、个性的发展。感受是需要尊重的,因为只有把主观的感受融合到写实中去,这样的作文才是传神的。现在的很多实践都是从这一点出发的,提倡自由、自主、自能作文;提倡写放胆文,提倡真诚等等都是以此为出发点的。
  刘锡庆教授谈写作教学的时候指出,作文教学应该“由放而收”(这也是南宋谢枋得的观点)。开始要放,写好放胆文。放开心灵,放开手脚,放开文笔,随便写,写得越多越好。不要过早讲规矩,写多了,要多鼓励,到一定程度,才加以收束。小学、初中都应当放。现在的作文放得不够,收得太早。开始要以鼓励为主,多就少改,少用自己的思维去改,更不要泼冷水。
  教师应该做的是引导,而不是强加,更不是伤害。只有这样,才能够引导学生不断地走向积极、有效、正面的意义建构。
  第四,意义建构在作文的里里外外。
  从上面的三个案例,您能够获得一些什么启示?写作意义的建构,教师的作用是什么?是促进,还是促退?怎样才能有效发挥教师的积极作用(教师的态度、作文指导的原则和艺术是什么)?这些问题都是需要我们深深思考的。
  作文本身就是一种生活,内心的生活。这种生活需要的是真诚。叶圣陶先生指出,求诚既要向内,也要向外(向内和向外的道路其实是一致的、同归的)。我们在辅导习作的时候,要特别注意引导学生“重视自己的经验,发现生活的暗示”,“然后通过认真的构思,赋予它一个形式”:这才是“作文最重要的道理”。
  作文意义的建构也使我联想到弘一大师的一句话,大意是人生是没有意义的。我想大概确实如此,这就好像王维的诗《辛荑坞》,“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花的开与谢其实是花的事情,与人何干?又何必为此戚戚于怀?是的,那是自己的情感、自己的意念赋予了花和鸟以感情,所以“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相由心生)。现实因为我的存在产生了意义,文章也因意义的建构而诞生了。
  我们都生活在一个物质的世界里,我们也生活在自己的心灵世界里,由此我们还生活在意义的世界里。意义的建构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无事不在、无人不在。小小少年正处于人生的花季,意义的建构对于他们应该有着格外特殊的意义。因为这些意义也参与他们价值观和人生观大厦的奠基和建立,所以,教师既要担任学生作文的引路人,又要成为他们人生的导师。
  意义的建构在文章的内外,意义的建构其意义非同寻常啊。
二零零五年初夏于洗砚池畔
无锡市洛社初级中学 梅含辛 邮编214187